天马彩票网址

李扬:我明白了摄影是个整体的过程,策划、拍摄、编辑、展示都要思考

李扬 2018-11-26 GF

?

在拍摄过程中,2016

?

图文:李扬

编辑:尤文虎

?

2007年起,我在中国核电工程有限企业上班,从事核电站暖通系统设计工作。因为一直对摄影感兴趣,每天工作之余便在一些摄影网站闲逛。我十分着迷那些来自不同时代、不同品牌的机器,并期待它们出片的样子。那时我开始频繁游走于各类二手器材交易网站,淘不同的机器,拍了很多“试机卷”。

试机卷,CONTAX T2,FUJI 200,2009

?

自学之路

?

作为一个狂热的摄影器材爱好者,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那段时间我脑子里全是各种器材的参数以及特性,我对各个型号的相机镜头如数家珍,当然同时也阅读了不少摄影技术类的文章书籍,也学习尝试了各种后期App。但唯独从来没有考虑过“作品”和“创作”以及影像本身这回事儿。现在看来,当时就像生活在摄影的另一个维度里。

?

当有一天我在考虑“兴趣”这个命题的时候,我决定把摄影当成自己毕生的爱好。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对摄影的理解只停留在器材和技术这一层面上是远远不够的,我想走得更深更远。于是我开始购买一些摄影理论类书籍,比如苏珊·桑塔格的《论摄影》,但是我发现我根本看不懂,反反复复几次拿起都没兴趣再读下去。于是我萌生了找老师学习摄影的念头。

?

2013年12月,我看到台湾的阮义忠老师要来大陆开设摄影工作坊的公告,当即报名参加。此次工作坊我除了学习到一些摄影理论上面的常识,也接触了暗房技术,收获很大。我发现这条学习之路可以走,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连续报名参加了好几个摄影工作坊,如蒋载荣老师工作坊,付羽老师工作坊,沈玮老师工作坊等。我很珍惜每次工作坊的学习机会,集中一切精力去学习,老师们也很尽责尽力,倾囊相授。这些摄影工作坊的集中学习经历,使我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对摄影有了的全新的眼界和认识。

?

第一个摄影项目正式开启

?

阮义忠摄影工作坊最后有一个评图环节,就是大家将自己之前的作品,进行编辑整理,拿出15张,由阮老师进行点评辅导。我选了一些之前“试机片”,取名为《距离》,参与评图。将之前无主题拍摄的图片重新安上一个主题,无非就是生硬地套用。比如有一张照片是拍摄的火车离去的场景,我将它选进来,表达“距离”。

《距离》,2009

?

当时我一张一张翻,一张一张讲,大家也边看边笑。直到最后放出了一张两棵树的照片,大家停止了说笑,都对此很好奇。阮老师问我为什么要拍摄这两棵树,我就讲这两棵树是我自己种的,现在一棵生,一棵死。它们来自我长大的地方,那个地方的人们现在已经搬迁,有些老旧建筑在慢慢消失,那都是大家生活发生的地方,所以我拍了一些场景,想去做一些记录,留一些影像,仅此而已。阮老师听了后说这个题材非常好,鼓励我尽快系统性地完成此专题的拍摄。我很受鼓舞,第二天工作坊一结束我就飞回去了,开始把它当成一个严肃的“摄影项目”,系统性地制定拍摄计划并实行,开始了我的第一个摄影项目《404 NOT FOUND》。

参与阮义忠摄影工作坊

终期评图时的《两棵树》,2012

?

《幼儿园 / Kindergarten》

?选自《404 NOT FOUND》系列,2016

《职工之家/ Staff Center》

选自《404 NOT FOUND》系列,2016

《男浴池/ Male Bath》

?选自《404 NOT FOUND》系列,2016

《两棵树/ Two Trees》

选自《404 NOT FOUND》系列,2016

?

网络发酵

?

2015年初,我拿着当时已拍摄的“404”片子的小样给我朋友看,他当时在一家媒体任编辑,他看了说这不就是一堆破房子吗。于是我给他说明了拍摄背景。他有媒体从业者的敏感,听了后当即决定出一篇稿子,发在他所在媒体的IPAD电子杂志端。没想到他们总编在看到稿子后没有告知他和我,就安排了在微信端也同时进行发布。这就是那篇国内流传很广的帖子《我出生的404城,你在任何城市列表上都找不到》。

?

2015年2月的某一天清晨,我手机不停的收到微信信息,大家都在@我,给我发那篇文章的链接。我本来简单的以为这件事只是帮朋友完成他的每个月的出稿任务。没有想到一夜之间会被这么多人看到并传播。我当时就感觉到我的屋子漏了,好像所有人都能看到我的私人生活,堵也堵不住,我感到特别没有安全感,很慌张。我第一反应就是删贴举报,给微信举报,发动朋友举报,但没有用。

?

在此补充一下,“404”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是中央批准建设的规模最大,体系最完整的核工业科研生产基地。“404”的创建,实现了中国核武器从无到有的历史性突破,为中国1964年、1967年成功爆炸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氢弹,为提高中国的国际外交地位做出了无可替代的历史性贡献。

?

之后我一直比较抵触这件事。直到2016年的夏天,跟我发小打电话,他在404上班,他劝我说你既然选择做这个事了,选择站在台前,就该咬牙去承受这些事儿。他说以前他们出差,很多外地人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但是这个事情一出来,现在他们去哪里,一说是“404”来的,别人就都知道了,有些人还会说你们真不容易,为国家做了贡献。其实很多“404”人还是挺感谢你做这件事情的,当时我一下子就释怀了。

?

参展经历

?

即使对上述“网络事件”有过抵触,但是期间我对摄影这件事儿始终没有间断,我想把这个项目扎扎实实做完做好。从2013年到2016年间,我一共回去拍摄过4次,选择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器材、不同的表现方式,反复对比、调整、打磨、编辑,让这组作品的完成度逐渐高了起来。期间我也得到了诸多良师益友的中肯建议。尤其是任悦老师的“景观故乡”工作坊,让我对摄影作品的后期编辑有了全新的认识,我认识到编辑的方法和思路是如此重要,甚至可以引导前期的拍摄。

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展览现场,2016

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展览现场,2017

?

2016年我参加了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与一个巴西摄影师做对话展,这次展览我在前期选片上下了一些功夫,但对后期的成片制作和装裱呈现环节重视不够,现场呈现没有达到很好的效果。同期我在平遥展览现场看到很多精心布置、制作精良的展览。我突然认识到大家在前期付出时间和金钱,花费那么大拍摄成本,最后都将凝聚在展览上面。作品呈现的那一瞬间至关重要,千万要严肃对待。

?

2017年我又参加了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这次我很认真得筹备并参与展览,从前期的展览场地的规划设计,选片,展线布置,到后期的装裱输出,以及展览现场的施工布置,现场宣传品的设计和印制,每个环节都一丝不苟,使展览达到了不错的效果,最终还获得了影会的最佳摄影提名奖。这两次完整的参展经历,使我在展览的展线设计、选片、编辑、制作、装裱、呈现等方面收获了不少经验。我明白了摄影是一个整体过程,要从策划、拍摄、编辑、展示全过程地宏观思考并处理。因为之前两次展出亮相的不错效果,2017年10月,《404 NOT FOUND》受邀参展法国今日亚洲艺术博览会(ASIANOW)特别单元,这是我第一次出国参展,策展人选择了6幅作品参展。

?

开展之前我很忐忑,我认为之所以我的作品在国内引起不少反响,是人们对“404”这个题材是有一个多元、复杂的情感。其中可能有一些猎奇的成分,或者有相似生活经历,或者比较好奇那个时代,总之不同年龄阶层的人、不同年龄跨度的人、不同背景的人,感受不一样,就形成了一种比较综合的影响力。

《办公楼入口/ Office Entrance》

选自《404 NOT FOUND》系列,2016

《扶手/ Banister》

选自《404 NOT FOUND》系列,2016

?

我做了这个“404”系列以后收到了一部分很真实的反馈是唤起了一部分同样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的回忆和追思,他们或在“404”曾经工作生活过,或在相似的地方工作生活过: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军工研发到六十年代兴起的三线建设,曾经有一批相似的军工矿企业在中国的西南、西北地区成立。还有随着现在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很多人无论生长在城市或农村,都会面临着“家乡”这一块儿的变革或缺失。这种即将消失的“城市”正是很多人记忆发生的地方,承载了许多情绪。但是问题来了,这种在特殊时代背景下产生的情绪如何传达到外国人那里?外国人会怎么看待这组作品?

?

没有预料到的是,这次展览获得了比较大的反响和关注度,展出的所有照片在开展当天半小时内迅速被藏家购买收藏;媒体反映也很好,国际艺术平台OCULA、法国PHOTOGRAPHY OF CHINA等平台对展出进行了报道。这次参展对我触动挺大的,我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到了艺术市场,就是发现我的照片可以卖,而且人们的认可度还比较高。

?

欧洲人对艺术的态度和艺术市场也给了我很多感受,之前我以为只有很有钱的人才会去投资艺术,花不菲的价格买一个作品挂在家里面。但我在现场发现,其实很多中产和工薪阶层也有收藏的习惯,甚至有一些就是普通老百姓,他们过来看展,你能明显感觉他们喜欢这张、又喜欢那张,可是预算有限,所以夫妻两人商量很久,出去又回来,最后决定买其中一张。让人感觉法国对艺术的敬重以及购买的意识是全民化的。

?

其实我明白我的作品对于国人具有一定的话题性,一个位于中国西北小城市的样子,很多中国人都没有见过、没有听说过,那对于外国人来说可能就更有这个话题性了。但我就一直会带着疑问:是否这会是唯一的原因?通过现场我跟很多观展的人交流发现,其实很多人并不关注这个话题,而是真的能感觉到作品传达出来的情感信息。有人会跟我聊,这些画面让他想到了他以前经历,或者感受到了一种悲伤的调子;有的说喜欢我的作品是因为他们从这个萧瑟的景象里面,找到了自己缺失的那一块,他们能理解到我拍摄的不是这个物体本身,而是我跟景象之间一段无形的距离感;有的人甚至告诉我说,能感觉到我的东西里面有一种可爱……他们有自己的独立的审美意识,能从自己的角度去解读这个作品,去敬重这个作品。

法国今日亚洲艺术博览会ASIANOW现场,2017

韩国潭阳2018国际摄影展,2018

?

新系列

?

那次法国展览结束后,我进行了思考,我意识到其实人们的情感是相通的,“404”系列对我来说有特别紧密的情感联系。如果这样一种个人的、私密的情感可以通过照片来传递,那我为何不继续放大和探索这种共同的回忆和情感?于是我从2016年初开始着手拍摄新的系列:《西部视线》/<WESTERN HORIZON>。

?

我一直对建筑和工业非常感兴趣,我认为它们承载着生活在其中的人的生命历程,同时它们被设计出来本身就是有使用周期的,迟早有天它会因为各种原因灰飞烟灭,这便是它的寿命。结合我的个人经历,我想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去记录和传达这个“生命体”,以及它们与人的关系。于是我开始选择拍摄了另外一种不属于我个人的,更公共、中立的景象。

?

这个新的系列里我选择的拍摄主体与我有着强烈的距离感。我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场景,一切都很安静,只有风声、远处的狗叫声,感觉很萧瑟。我会去想知道它的前世今生是什么样子?脑子里浮现的是他们曾经喧闹无比的样子。这种萧瑟的景象给我带来单纯的触动,我觉得我能“感受”到它——尽管不能真正的“进入”它。而它和它的对立面,比如生活气息和人与人之间珍贵的一些东西,两种相反状态的共生关系却很吸引我。

《公寓楼 / Apartment Block》,

选自《西部视线 / WESTERN HORIZON 》系列,2018

《兵营 / Military Camp》

选自《西部视线 / WESTERN HORIZON》系列,2018

《西部视线 / WESTERN HORIZON》拍摄现场,2018



今年10月17日,新系列作品再次参展法国今日亚洲艺术博览会(ASIANOW),现场反应同样良好。人们在作品前驻足观看,和我探讨这些场景以及它所传达的情绪和背后的故事。展览期间央视的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还对我所在的展位进行了采访和报道。通过这次展览,我还相继收到2018年11月巴黎Fotofever摄影艺术博览会和2019意大利米兰MIA国际摄影节的展览邀请。

法国今日亚洲艺术博览会ASIANOW现场,2018

?

目前《404 NOT FOUND》还被“假杂志”出版社列入出版计划,相应的摄影书正在策划和设计中。

“假杂志”出版社样书推敲设计中,2018?

图片来源:“假杂志”出版社

?

展览、销售和出版并不是作品的最终归宿,重要的是我意识到摄影可作为我感受、观察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也可化作我表达和沟通的一种方式。纵使它有局限性,但摄影独特的创作方式,观看方式、呈现方式,具备自己的气质和语言。看到形形色色,不同学问背景的人在我的作品前驻足停留,交流讨论,我可以切切实实感受到摄影拓展了人们的视觉边界,传递了信息,沟通了情感。这一体会会直接影响我继续的创作。我把摄影当成我身体感官的延展,通过它继续和这个世界产生连接,发生对话。

?“fotofever Paris 2018”摄影艺术博览会海报

巴黎卢浮宫卡鲁塞尔展厅 2018年11月8-11日

?

?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

杂志MAGAZINE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